廈門“考場”父子互換 你輸不起我怎么辦

發表時間:2019-01-22 14:39

1月18日,廈門大同小學舉行一場“父子互換”的特殊考試。

  來自廈門的80后公務員原涵,最近和讀小學三年級的兒子原偉瀚經歷了一場特殊的考試。主打“父子互換”模式的西瓜綜藝《考不好 沒關系?》開啟線下實驗:來自廈門大同小學三年級的50對父親和孩子“互換身份”,爸爸們作為考生親自體驗了一把孩子們的期末考試。

  主考官及主持人由陳銘擔任,考試分為“真題卷”及“生活卷”兩部分,其中“真題卷”的題目全部來自三年級日?荚嚨恼骖},包括7000千克等于多少噸、標注拼音及豎式計算等基礎問題。

  見證考試全程的本報記者看到,這些00后爸爸入場前還能“無所畏懼”地大笑著,以為考小學生試卷豈不是小菜一碟。結果寫著寫著,他們的笑容漸漸凝固,眉頭漸漸緊鎖,答題嚴肅程度不亞于經歷高考,有的家長寫了答案想想不妥,又趕緊劃掉,和小學生考試狀態無異。

  僅僅為“仿佛”“裸露”這兩個詞標注正確拼音,或是填空“()()中西”,這類題就考垮了數位家長,寫出來的答案令人啼笑皆非。最終50位參加考試的父親中沒有一位得到滿分,93分是這次家長真題考試的最高分,整體平均分為66.8分。

  爸爸重作小學生,到底能考多少分?坐在候場區的孩子們得意洋洋地圍觀和嘲笑:“這么簡單的題你都寫錯啦!”

  而相較于“真題卷”,“生活卷”考試情形更引人深思。“生活卷”答題環節,是父親和孩子各自單獨作答。卷面問題集中于孩子個人情況,比如孩子生日、孩子的朋友、偶像等,F場考試結果顯示,有相當一部分父親,并不算很了解自己的孩子。例如——

  提問:“您孩子長大后想做什么?”孩子答,想做外交官;其父答,沒看出他長大想做什么。

  提問:“您和孩子說的最多的話是什么?”孩子答,“審題要仔細一點”;其父答,“我愛你。”

  在父親上一次發脾氣的時間這一問題上,很多家長的答案和孩子的答案相去甚遠,有的父親自認為當時沒動怒,但孩子堅決“判定”父親發了很大的脾氣;有的父親記得自己上一次發脾氣是很久很久以前,但孩子的感知卻是昨天,記憶清晰到能復述時間地點事件等所有細節。

  記者看到,現場幾位父親考后開始展開自我檢討:“平時因為工作繁忙,再加上自己也是一個比較嚴肅的人,和孩子的交流相對比較少。”“如果孩子媽來參加,這兩份試卷能考得好很多!”

  還有父親承認,自己平時在公司身處管理層,回家不自覺就會用對下屬的標準衡量女兒,溝通不是很愉快。

  為什么父子之間就不能好好聊天呢?

  全場“真題卷”和“生活卷”兩部分考分最高的父親,是原涵,他向本報記者提起了一樁小事。

  “兒子出生后我們去拍全家福,那里有‘許愿墻’。我看了一遍所有父母對孩子的愿望到底是什么,發現大同小異,就是兩個關鍵詞:健康、快樂。”

  明明對孩子的原始、終極愿望都是“無欲無求”的,然而00后家長的教育焦慮卻總是無法抑制,“不談學習,父慈子孝;一談學習,雞飛狗跳”,甚至還誕生了新的網絡熱詞“恐輔癥”,具體名詞解釋為——“形容父母輔導作業像渡劫、一輔導就情緒失控血壓上升的一種當代疾病。據悉‘恐輔癥’和‘路怒癥’已并稱為中年人兩大疑難雜癥。”

  原涵說,面對孩子學習時,他心里也不免“總有兩個小人在斗爭”,其中那個“好爸爸”在說考不好沒關系,“壞爸爸”則堅持覺得很有關系。到底有沒有關系?原涵坦言,當下00后父親一面受上一代望子成龍、光宗耀祖的理念影響,另一方面又在接受“別壓抑孩子天性”新式教育理念的洗滌。兩面夾擊,會感到十分矛盾,沒有明確答案。

  原涵在看《考不好 沒關系?》時,里面一個爸爸答錯題要被淘汰,孩子急哭了,大喊“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這個畫面令他感觸很深,意識到也許孩子對父母的行為亦是充滿極高的期待,若自己工作不努力,小孩同樣也會感到非常失望的。

  《考不好 沒關系?》節目整合了近10萬條小學生考試真題,每期邀請21組不同職業、不同收入水平、不同地域文化的素人家庭,父親答題,孩子觀戰。孩子可以看到爸爸做自己考題時的窘態,家長們則切身體驗孩子坐在考桌前的焦灼,以及孩子被父母指責太笨時的難受。

  西瓜視頻相關負責人莊軍介紹,《考不好 沒關系?》希望通過身份互換的設置和鏡頭對兩代人在“考試”狀態下的真實展現,把隱藏在家庭教育中的代際關系、溝通障礙、教育缺失等矛盾及問題,從生活推向屏幕,引起更多家庭的關注。

  “在淚水和在乎中撞擊出對孩子的愛。”節目制片人凌霞透露,參加完節目的許多家長,都會感慨自己受到觸動,與孩子關系會有所改變,得到緩和。“家長沒答出來,孩子那么在乎,會哭,說明孩子真的很愛父母”。

  另外,凌霞指出,《考不好 沒關系?》節目某些較為“刺激”的設置還會呈現出第二種意義,即“生活有苦有甜,有幸運也會運氣不好,生活哪有次次公平?是一種人生和戲劇交接的情境”。

  例如在節目中有一個總是搶答失敗的父親,害怕女兒太過失望,主動提出退賽。陳銘當場表示不贊成,“此時此刻對孩子來講,最重要的不是怕情緒上的傷害,而是責任感的建立,如果讓她知道在履行契約的過程是因為情緒上的原因、能力上的不夠,就可以做到顛覆契約,對她未來的影響會更不好。”

  那位父親接受了陳銘的勸告,并由衷說了一句,他自己就是從云南考出來到蘇州上大學的寒窗學子,而一生當中,他是多么渴望能真的“考不好,沒關系”啊。

  “父子互換”考試,雙方的表現暴露出當下親子教育的兩個問題:家長“輸不起”與孩子“輸不起”。

  北京青年政治學院副教授田宏杰分析,家長望子成龍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表達的方式可能需要調整。“家長有沒有在打的時候完全是因為‘我好生氣,我要發泄自己的情緒’?如果是這樣的話,絕對不可以打。你發泄情緒打了他,跟他的害怕緊張情緒聯系在一起,孩子是不愿意學的,學的時候是害怕的”。

  田宏杰指出,孩子的思維方式與家長不同,大人邏輯思維能力比較強,但孩子更偏向具象思維。因此,在與孩子的溝通中,單純的講道理或者打罵是不科學的。家長們可以嘗試把期望形象化,引發孩子的情緒共振,從而達到更好的教育效果。

  而要強的孩子們“輸不起”怎么辦?

  “不是想輸不起怎么辦,而是輸的時候怎么辦,在他們心理就兩個緯度:輸和贏。孩子哭的時候,我們不但要看到哭,還要看哭的下面有什么,為什么哭?”田宏杰表示,有一些事是可控的,比如因為沒復習好,把該會的題做錯了,那么家長就要和孩子分析下一次如何做好。了解掌控的方式和途徑,孩子就不怕輸。

  而面對不可控的“不公平”情形,比如孩子碰到了超出能力范圍的難題,田宏杰建議,此時家長可以對孩子說:“人生就是這樣,沒有辦法,下一次我們多看這么難的問題,就會做了。”把所謂的輸當“寶”一樣看,明白輸是下次成功的基礎,孩子就會獲得較大的動力。



點擊閱讀 更多內容
網絡編輯: 楊德權

相關新聞


豫公網安備 41910302000110號

二九的连码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