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風暴”席卷青少年群體 家長怎么辦?

發表時間:2017-08-31 11:17

  8月8日,上海市閔行區快樂家園小學生愛心暑托班上,迎來了一堂與眾不同的少先隊隊課。

  課一開始,氣氛踴躍。“同學們平時休息在家,都干些什么?”莘莊鎮小學的大隊輔導員朱綺蕙,作為志愿者老師,第一次給不同年齡段的小學生們一起上課。

  有趣的是,這堂課真正實現了“跨年齡”。課程內容使得包括在場的暑托班大學生志愿者、高中生志愿者都全情投入。

  因為,課程的主題是《做游戲中的王者,還是生活中的王者》,引入討論的話題是游戲《王者榮耀》。

  同一天,中信研究和大摩兩家證券評級機構,都給予了《王者榮耀》游戲的開發者騰訊公司“升級”和“買入”評級,前者給出334港元一股的目標價,后者直接定價370港元一股,而騰訊當時股價約為320余港元一股。

  給出罕見高評級的重要原因是——手游業務絕對壟斷。“我們認為《王者榮耀》壟斷了國內手游MOBA市場。”中信研究發布公報認為,《王者榮耀》將在未來2~3年保持高景氣度,用戶規模將擴張至1億以上,流水規模仍有50%的上升空間。

  為什么喜歡“王者榮耀”

  “全班都玩”成為很多中小學生家長談到《王者榮耀》時的第一反應。

  “我家女兒,每天至少1小時。連女孩子群里都這么風靡,可想而知,男孩子們該玩成什么樣!”周女士的女兒正在念小學四年級,她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現在但凡帶孩子出去吃飯、參加公共活動,孩子都會捧著手機在一邊玩“王者”。

  至于小學男生,暑假期間更是難以控制。一所私立學校一年級男生辰辰告訴記者,暑假期間,自己只要一有空,爸爸媽媽不在,就會玩“王者”,“每天都玩。上學時每天玩1小時,現在說不清。”

  辰辰跟著比自己大3歲的哥哥一起玩,每次升級,都由哥哥出面給弟弟代打,如果弟弟的“房子”被人拆了,哥哥會幫著弟弟一起蓋房子,再一起組團去拆別人的“房子”。

  “很好玩很好玩,但我實在說不清好玩在哪里。”辰辰告訴記者,現在父母給自己的獎勵,已經從小時候的買玩具、買糖果,變成了給“王者”充值,“每次幫我充100元。”這些錢,到了游戲里,按照1∶10的比例變成虛擬貨幣,可以用來買角色、皮膚等。

  上海一所知名私立小學四年級女生奇奇,也是一個小小的“王者迷”。她告訴記者,最開始是她的同學教她玩“王者”,后來有一天她發現,自己的爸爸、哥哥、弟弟都在玩“王者”,“爸爸后來因為不想讓我玩,就給我做榜樣,也不玩了;但哥哥、弟弟玩得很兇,他倆總是組隊玩,一般不帶我,我不太開心。”

  前不久,奇奇看到一則新聞稱,有一個小男生因為沉迷王者,手機被父母沒收了,就跳樓自殺了。這件事兒,讓女孩心里一驚,她開始自覺控制自己的游戲時間,現在,她每天只玩1小時“王者”,而之前則“沒有定時”。奇奇所在的小學,以學業壓力大聞名上海灘。但奇奇告訴記者,在老師每天布置很多作業的情況下,同學們還是會擠時間玩游戲,“這對我們來說是一種放松,就像看電視一樣,總得讓我們放松一下吧?”

  中小學生付費買“皮膚”,大學生玩“硬打”

  資深玩家、一所中職院校學前教育專業高二的小趙告訴記者,買角色、皮膚等主要看個人喜好,根據她的觀察,目前最喜歡在“王者”上消費的是小學生群體,“他們技術不怎么行,就覺得場景、皮膚、環境什么的挺好玩,所以花錢多。”

  皮膚和角色,確實是小學生們最喜歡的東西。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的近10名小學生,幾乎每個人都有自己鐘情的角色和皮膚。一年級女生萌萌說,自己最喜歡“王者”里的場景布置,而男生們則最喜歡買角色,“每到下課,男生們就會聚在一起打來打去,扮演各種角色;女生就在一起討論場景布置怎么弄好看。”

  小趙介紹,高中生以上的女生群體,很少在“王者”上花錢。相比之下,女孩子們更喜歡組團打游戲,“體育課時,大家基本就都縮在羽毛球場的一個角落里,打‘王者’。”因為是職業高中,小趙學校的體育課為“選修”,學生可以自行選擇各種運動,因此,“王者”成了首選。

  女生們也愛漂亮,她們寧可把應該上體育課的時間用來打游戲,再找其他時間上操場跑步減肥,也不愿意浪費體育課上“大家聚在一起玩”的大好時機。就連宿舍管理員,也找準了女孩子們的特點,每天熄燈后,她還要突擊檢查“手機燈光”。“我們也很喜歡熄燈后用手機打游戲。”小趙說,每次逃離宿管老師的“火眼金睛”打游戲,都能給女生們帶來愉悅體驗。

  上海一所理工科大學的大一女生小張是在自己的初中生小侄女的介紹下,入了“王者”的坑。她注意到,近期“王者”為了防止未成年人沉迷,采取了很多措施,比如規定游戲時間不能超過2個小時等。

  但2個小時,對于中小學生而言,已經很多了。“他們每天四五點放學,有的還要上培訓班、補習班,他們只能睡覺的時候躲在被子里打。”小張說,她的侄子、侄女甚至還會把爺爺奶奶、爸爸媽媽的身份證拿去注冊“王者”,“這樣就不受未成年人的限制了。”

  而在大學校園里,女生們一天當中最快樂的時光,是在等待洗澡的時候,開一把“王者”。“我們硬打居多,從來不花錢買東西。但很多達到鉆石級、王者級的男生,會花費不少錢。”小張說,現在就連男生追求女生的手法也有了“新變化”,“就像在《微微一笑很傾城》里一樣,幫女生代打升級或者買皮膚之類的。”

  怎么辦

  在閔行區愛心暑托班舉行的少先隊隊課上,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注意到,小學生們把課堂變成了“吐槽大會”,很多人向老師和其他同學投訴,“我爸爸自己每天吃飯時、上床睡覺時,都在打‘王者’,為什么不讓我玩?”

  這是朱綺蕙有意在課堂上拋給孩子們的一個話題,“因為我知道,肯定有很多家長自己一邊玩得很嗨,另一邊又在擔心孩子玩得太嗨。”從孩子們的課堂傾訴中,朱綺蕙找到了問題的癥結所在——家長陪伴不夠,只有游戲可以帶給孩子社交的機會。

  她告訴記者,“王者風暴”早就不是僅在中小學生這一低年齡段里產生的單一問題了,它應該成為一個引起全社會關注的社會大課題,“無論是大人還是小孩,都缺少陪伴和健康的休閑運動,他們只能通過組隊廝殺等方式,來尋找認同感。”

  朱綺蕙的班級里,現在近40名學生中,大約有五六個孩子會有比較嚴重的游戲沉迷問題,這一比例并不算低。

  “從淺層次來說,手機游戲會使孩子視力下降,上課注意力不集中等;從深層次來講,這會使孩子沉迷于虛擬世界,而喪失人與人之間正常的面對面交往能力。”之所以在少先隊隊課中引入《王者榮耀》,朱綺蕙說,并不是為了讓孩子們不玩游戲,而是為了引導孩子們正確地玩游戲。

  比如,每天定時玩游戲,游戲之外,增加戶外運動等有益身心的活動。

  據團閔行區委相關負責人介紹,該區在今年的愛心暑托班中,特地植入“少先隊隊課”,并將隊課方向定位在“思想引領”的范疇中,引入與《王者榮耀》相關的課程,也是為了從小給少先隊員建立起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這種教育,未來還將延伸至少先隊員的父母們。比如,隊課有一定的活動量要求,它要求少先隊員積極參加紅領巾小書蟲、紅領巾運動達人秀、紅領巾小小志愿者、紅領巾生活小能手等活動的PK,讓少先隊員組隊完成各種任務,并進行評比。

  “所有活動設計,都在線下,要求孩子們具備交流、合作、溝通等能力。”朱綺蕙建議,那些強行不讓孩子玩游戲的家長,能暫時“收一收手”,“在吼住孩子不讓玩游戲的同時,想一想,自己有沒有給予孩子足夠的陪伴、運動、玩耍的時間。我想,全家一起去公園或者騎車出游,同學們聚會搞搞活動,一定比游戲好玩得多。”

中國青年報



點擊閱讀 更多內容
網絡編輯: 楊德權

相關新聞


豫公網安備 41910302000110號

二九的连码是多少